荼城

如松

想象一下阿松如果平安长大

少年眉间丹砂逼眼,而本性寡淡。眉间没有骄矜,一点点傲气隐瞒在平和的眉眼中。长相伶俐俊秀,看起来应当和他父亲一样多面, 但其本人并不太擅长人情世故,也懒得学。不随金光瑶八面玲珑也不随秦愫温柔端庄。带着金家人少有的谦和冷淡,可以自如的在清谈会上应付家中长辈的刁难,也可以毫不计较地蹲在路边陪小孩子玩。有点伶俐的早熟,这种伶俐被他下压塞进了骨子里,裹出一副冷淡而漠然的外壳来。
  只有低垂下眼的时候显得温柔了几分。眼睛很大,看起来好像永远不会笑,其实笑起来眼睛底下有点细小的笑纹,揉皱了不少冷默。
  对修金丹似乎没什么兴趣,但很认真,修为不错,招式和为人一样也不浮夸华丽被蓝老先生赞许过很多次。与金凌和其他小辈出行时,总是作为话最少存在感最强的。随身携带一个药箱,据其自述是为了如果他爹不让他学医随时好跑路。金光瑶意外的不大管他,任凭自己发展。
  不爱虚与委蛇,所以把金家还给了金凌,自己安安心心和他一起打理残旧的家。
  翩翩俊秀少年郎,金星雪浪绽心上。
兰陵小有名气的医生了,医费什么的从来不收,顶多收点药材钱,金家能出了这么个奇葩也被世家围观过,但很少见到本人的。金如松出门鲜少穿家服,嫌束手束脚。眉间朱砂直接毫不讲究擦掉,因为有一次着急没擦干净才被人认出是金家的。
  金凌比他大点,玩的意外还不错,起码打架只叫金如松,俩人干翻一片,在小哥哥难受的时候,自己也不会安慰,蹲在一边不知所措地开始一件一件讲自己行医在外见过的趣事,世家孩子哪里见过,逐渐就被转移注意力了。终于有玩得好的小伙伴了,金凌每次要多开心有多开心,在金如松刻意拙劣的转移注意力之下,心里觉得好笑又难受,逐渐也不大在意别人对他身世评价了。
  见到魏无羡和蓝忘机也丝毫不惊讶,面无表情行完礼就眼观鼻鼻观心当一根俊秀的杆子立在一边。被撩也不恼,被逗还会笑,让魏无羡大呼惊奇。
  也算是相处欢乐啦。
加一个大小姐tag占了致歉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