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城

碎碎念:我擅长对环境细致入微甚至过分的描摹,但是我很难把一件事情具体用我写环境的那个笔墨写出。(中考考完后我感觉自己过了好长时间腐败的生活自觉不行
叶修把那张多灾多难的身份证揣进兜里,倚在网吧狭窄简陋的栏杆上,叼着烟看着对面嘉世标志上火红的枫叶。
嘉世前面还真有一棵枫树,长的也争气,每年这个时候都是红红火火的,叶子不听话地飘的到处都是,前几年还看见孙翔小朋友一样想跳起来摘叶子玩,结果看见他来了马上板起脸来气呼呼的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像在孙翔转会后看到周泽楷的笔记里有一片枫叶,不过叶修并不在意那个。
小街因为嘉世的没落寂静了许多,他抬起头望了望天,天被擦上了一点晦暗,叶修撇撇嘴,决定不顾忌即将到来的访客了,点上烟,没骨头的继续明月楼高就独倚。
叶秋到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也许是太关心他的双子哥哥了,在楼底下就闻见了烟味“是不是抽到南京?”他第一反应着急的跳出来,他马上摇摇头,推门进入网吧,“请问,叶修在吗。”
叶修没熄灭手里明明灭灭的点光,笑着偏着头看着与他相差无几又天差地别的弟弟,伸出手,“早就不需要了,感觉你也不需要,不过还是要物归原主。”
攥着早就失效的卡片,卡片薄薄的,叶修他曾经的荣耀都记挂在这张伶仃的卡上了,叶秋突然感觉他们的亲情是不是也就这样了。
“小点没死吧?”叶修问这个的时候他们正在讨论儿时邻家的小孩子,叶修转了转后背,叶秋在这种琐事中一愣“想什么呢?”他直直地看向他的哥哥,叶修半张脸隐匿在飘渺的烟雾里,看不透。
“没事,看你不高兴,看见你哥跟奔丧似的”叶修扔下烟蒂,带着被体温捂暖的寒风,背对着外面的凌冽 ,后背有点冻僵了,他一直给叶秋挡风,不过挡没挡住不知道,应该不会冻坏,他伸手揉了揉叶秋单薄的西装外套,把他搂到怀里,叶修其实真的不瘦弱,比叶秋还看起来还要高一些,把叶秋搂进怀里正好,带着点淡定的烟味“没事,还有你哥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