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城

如一

(因为平行 所以其他职业选手可能不会出镜,有也可能是不同领域的。
“这样都拿不了奖金呐?这个月烟钱又没了。”叶修手里懒洋洋的放下手里报告单子,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又低下头看了一眼尊臀底下可怜的肉松面包,趁对面儿同事没注意甩到他桌子上,冲揉着头发嚼牛奶糖的法医一眨眼,换来一串毫不留情的滚,他把椅子转回自己的桌子前,“戒烟可痛苦了?”倒霉法医抓起桌子上的面包,扔到他脸上“你别以为你坐瘪了我面包我不知道!对了老叶,你以前那队的法医在外面等你呢,等半天了,看你被那二百五训的狗血淋头没敢找你。”
  “堂堂刑警队长,丫堕落到这个贴罚单的地步。”挎着相机的方锐冲叶修冷笑嘲讽,“用词不当,是沦落。”叶修抢过他手里的相机,拍下白车的车牌“你看看北京这车停的,自行车道都占满了,两排,外面那排跟保镖似的,舍己为人。贴罚单可比那个挣得多,来捡钱的就是。”说到还手里一比划,相机绳子正好抽到方锐那叽叽咕咕的嘴上,惨叫声瞬间代替了他念念叨叨的声音。方锐怨念的捂上嘴,乜了叶修一眼,打算告退来着,被叶修揪住了领子“别介,方法医别着急走,我送你回去。”说罢踢了踢交警专用的拉风大摩托车。
“你被找茬内案子,”方锐借着俩人挨在一起,凑到叶修耳朵边低声八卦“那孙子的老爹是省委,丫现在省委这么大权力?老爷子不管你?”叶修把烟点上,在红灯间隙里塞到嘴里“就是因为老爷子插手了我才没滚回家去,我还想借着这个消停一会儿,叶秋那小兔崽子非去找他,生拉硬拽把我搞来交警队了。”“嚯嚯嚯嚯,中国好弟弟,中国好老爹。”叶修突然发问:“你带着全村多少人的希望来打听我?”方锐吓了一跳,忘了叶修看不见,狂摆手“哪有哪有,你看我真诚的眼睛!”叶修叼着烟费劲扭过头,努力不把烟蒂子插方锐那格外真诚的眼里,冲他嘿嘿一乐。
  大雪纷飞?后面担心神色溢于言表的女孩子,温暖的网吧和有点简陋的储物间,这些是什么?叶修揉揉脑袋从值班室里出来,“哎呦,这是多少年没梦见过美女咯。”他点起一支烟 ,火光明明灭灭,溅起的火星好像要燎到他冷漠勾起的嘴角。“哟哈,叶哥!”刘皓从外面跑过来,笑嘻嘻地把他拉进值班室“外边蚊子多,快进来呀。”刘皓站到风扇跟前呼扇了一会快被汗浸透的衬衣,自觉让开了,“起来换班,抽完烟叶哥快走吧,在这边儿睡不好。”叶修懒洋洋挑起眼皮,叼着烟冲他点点头,算是谢过了,灭了烟,拎起包,逆着星星和月光,推开门,接个老爷子打来嗷嗷嗷的电话,认命的往家回。
要说叶老爷子,也是京城一大号人物,养了俩儿子,一个比一个熊,叶秋小时候梦想就是离家出走,就因为这事,叶修个隐藏弟控也是费了心思 差点代替弟弟完成梦想,走之前还不忘了带上弟弟,结果俩人双双落网 了,老爷子气的汗毛都快立起来了,炸成一只刺猬,老爷子不改当年在军部的威风,差点把俩儿子都打死,叶秋是带着一身看起来让人无法瞎想的青紫一瘸一拐的蹿到军部去报到,叶修脸都快肿的基因都没有老爷子的英俊了,好歹死活进了刑警队。抱着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老爷们儿的心态,干一行爱一行,出了个状元——不到三十就成为了战功累累的刑警队长。
  “这就是你见义勇为被捅进医院的理由么?你现在又不是那种……”叶秋刚想恶狠狠地把保温壶撂桌子上,看了看叶修并不好的脸色,还是温柔下来,他搓了搓左手手指,让刺痛使自己回一下神。打开盖子 ,汤的味道迫不及待地冲出来,占据了屋子里的每个角落。
  叶修其实听不见叶秋说话的声音 也看不见他的小动作,他迷迷糊糊地知道弟弟来了。然后又沉溺在纷乱的梦里,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特效,屋子里冷白的日光灯,年轻人们的加油鼓励,被打碎成一块块的尖锐碎片,扎进叶修的意识里,和汤的香味混在一起,迫使他猛地睁开眼。
  “呜哇,疼……”叶修抬起右手,看了看手背上的针,“唉唉唉唉血进针管子里了!”叶秋忙不迭伸出空着的左手去抓叶修不安分是爪子,收手时却被抓住了,“手上口子怎么弄的?”说完还摩挲了一下,“别动,”被瞪了一下,“你知道吗,咱爸知道你被捅成这个样 ,差点拔出枪来突突了那个狗日的。”叶秋窘迫地转移了一下话题,成功带走了叶修的注意力,“哎呦,别骂人,让外面小姑娘听见了,你讨不回媳妇了。”这会谁哄谁掉个了,叶秋仍然有点生气。差点伸手戳自家混账哥哥的脑门子。“这个我倒是管不着,”他冷笑到“你的事儿我不能不管,不管是那个小兔崽子或者这个孙子,一个个,收拾。”“别装霸道总裁,”叶修喝了两口他端过来的汤,暖融融的感觉通到心底。“这味道不大对呀?咱妈换调料了?”然后被叶秋敷衍过去。
  “嘿,打算瞒我呢?自己敢做不敢当?”叶修在他离开之后嘀咕了两句,又尝了尝“不过真的好喝。”
  夏天热的不行,叶修刚刚出院就回到了方锐所说的“流放地”,桌子上有一段时间没处理的文件乱七八糟地堆在桌子上,叶秋死活不让他开空调 为了这个不惜穿越大半个北京城,专门来一趟拿走了他的空调遥控器并扬言“反正你现在不出去就一个人呆屋里,不开也霍霍不了别人。”叶修别无他法,想开空调“叶哥!叶哥!”叶修猛地从满桌子的表格里抬起头来,看着从前刑警队里冲过来跑的满脸通红的小警察,起身接了杯水递给他“怎么了怎么了?外面这么热跑过来?哎呦!”小警察被水噎住了,摆了半天手,“叶,叶队!”叶修一愣,这代表什么他最清楚了。
  “让这孙子蹦跶两天,上天了也是王八魂儿,还真以为自己成龟仙人了?”方锐甩下为了叶修回职发的报告单子,“真当上面不知道这王八蛋干什么缺德事?”又一扭头,冲去找叶修的小警察问道:“那猥琐的家伙今天回来是吧?”得到肯定后又捻了捻袖子“真是的,够吓人,幸好丫脸皮厚心大不当回事……”
  叶修这一晚睡的不好,满脑子都是欢呼的观众,脱力的手指还有周围人的恭喜欢呼,这让他无所适从,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还梦见方锐特别激动,扯着他就要嚎,他还没嚎出口,就开始唱起了叶修的闹铃,方锐大大的脸盘子扭成了一个表盘子,嗷嗷嗷嗷的乱叫着。叶修无奈,要死要活地爬起来冲了把脸,一看表,演绎了一回龙卷风一样的男子。
  “你这是纵欲过度?”方锐抄着手,“昨晚梦到你了……”方锐脸突然变色了,“嘛也,使不得,”方锐猛伸出手,甩了叶修一脸水,趁着叶修一边骂,方锐冲他伸出手“欢迎重新归来。”叶修伸出手和他一击掌“我可是重回的职业选手。”

接下来还会有,不知道会写多少 @峮柠 爱你❤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