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城

一个文评

咳,在各位各显神通的默读女孩儿中我混一下。
默读 我朋友跟我推荐的时候,她很认真的告诉我,让我别晚上看。讲真我是个大晚上背着宿管舍友看恐怖片的人,不管国产外产。咳,默读是我拖到最后看的甜甜的文了,因为这个名字让我不自主感到压抑且窒息,默被我理解为不可说,不管是在社会中还是在现在或者过去。费渡扭曲的童年,骆闻舟不可为外人道的游戏机亦或刑警队的付出或者两人不可言的情愫,还有未被撬开的污垢都隐匿在暗灰色的阴影下,悄悄的生长。
读呢,不知是否理解为看书的我,我习惯躲在阴影里,紧张的啃着手指甲看着书中人的嬉笑怒骂。
咳,生硬的解读完书名之后,我可以为甜的文笔而惊叹了,在森林中奔跑的女孩儿,手无缚鸡之力被称作为羊,在那个可爱的小怪物嘴里,与她相同的青春女孩儿们,都是软绵绵的羊,那个体制之下被压迫的学生们,好像沉默的羔羊微弱的呓语,最终汇在一起。
于连在上流社会中,得到了什么?
肖海洋遇见了骆闻舟和费渡,他转换了一个目标,有目的的向前奔着。
那位中年痛失孩子的母亲,无助的爬上顶楼。混在“上流社会”的律师,披着衣冠楚楚的皮,捧着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格格不入的逆行在人群中,他的过去被一棵树砸了个干净,那颗着火的树,燃着冲天的火光,用他的心为养料,熊熊燃烧。
所有的污点,靠血洗干净。
顾钊在长眠之后得到的公正,于他于肖海洋,于那位坚强冷硬的母亲,都太晚了。
孩子被一双双手掐住脖子,用力向前,被疲累的父母不知所措的拴住,好像一块木头桩子,无所适从的奔向所谓锦绣,即使前途艰险,受着不应的痛苦。
我们好像都听过,我们好像麻木的见过,当成一篇支离破碎或乏味的新闻,带着尖利的棱角在水面上留不下一丝浅浅的痕迹。
然后就是主线感情了?
要说所谓爱情吧,我也没谈过,带着点敬畏学习的看着这俩人从情敌夸嚓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好上了,让我重新体会理解了一把龙卷风一样的男子的速度,可能是我看书粗糙吧。
我在同学兄弟看后宫番种马文的时候过来看俩人虐狗打怪,不知道咽下去的是玻璃渣子或者糖块儿碎碎,只知道各种作少女捧心状猛嚼,囫囵咽下去品品还能品出一些混在血腥气里的甜蜜,也算是痛并快乐着。
费总我最早感觉他可能是个渣攻。我为我看人的道行而感到羞愧,觉得自己离顾帅不远了。一张执垮的美人皮下是一副正经坚硬的骨头,里面裹挟着温暖的心肝脾肺,动哪儿都疼。
骆闻舟带着点倜傥,混在一身整齐的警服里,以外的正经而潇洒。
我现在看书并不很多,有点过度依赖手机,一边不求上进的看着甜的文,一边暗自惊叹,发奋要看点书,别跟那帮倒霉同学一起种马了,看点别的。以后为了写点好书评都要无限贴近甜的逼格,上的了厅堂,下不了厨房也得能下个地吧,别跟现在半身不遂似的。
我一个肚子里文化没有的老爷们,没小姑娘那种细致文笔,凑活自己认识的字,抓耳挠腮拼出一篇七零八落的文评,望各位看官别嫌弃

评论(2)

热度(6)